正文内容


十三世纪日本的医疗NGO组织:忍性与极乐寺教团

admin 于 2020-02-09 14:24 发布在 山东体育在线高清直播  |  点击数:

忍性师弟性全与《顿医抄》

忍性

細川涼一:《忍性の生涯》,《持戒の聖者 叡尊・忍性》,东京:吉川弘文馆,2004年。

镰仓极乐寺的医疗设施

极乐寺医疗设施的建立者就是有“日本版的特蕾莎修女”之称的忍性和尚(1217—1303)。忍性早年在奈良西大寺的真言律僧叡尊门下出家,睿尊同样是一位以非人(被歧视群体)救济和慈善活动闻名的僧侣。叡尊通过抽签的方式,选派自己的弟子到全国各地活动,其中忍性于1252年被派到关东地区,并于弘长元年(1261)定居镰仓新清凉寺释迦堂。忍性在镰仓期间,受到镰仓幕府重臣北条(金泽)实时的信任。第二年,北条实时派遣专使迎请睿尊到镰仓,同事赠送大藏经一套,并将金泽称名寺交付睿尊教团管理。睿尊推脱之后,仍在北条实时的盛情邀请之下从奈良到镰仓,来到镰仓举行法会,向民众施食,并为幕府执政者北条时赖以下镰仓居民受戒。睿尊在镰仓半年的活动收获了巨大的成功,使得弟子忍性也在镰仓扎下根来。文永四年(1267),忍性受幕府之邀进入极乐寺,极乐寺于是取得了飞跃的发展,极盛之时,据说有四十九院、十二社的规模。极乐寺内的医疗设施就在此时建立起来。

北条时宗

藤原良章:《中世前期の病者と救済》,《中世的思惟とその社会》,东京:吉川弘文馆,1997年。(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松尾刚次:《忍性》,东京:ミネルヴァ書房,2004年。

半官方的医疗机构桑谷疗病所

佛教将僧侣应修的学问划分为“五明”,其中就有医方明,即医学知识。因此,学医或从医的僧侣非常普遍。忍性的师弟、睿尊的弟子性全(1265—1337)曾著医书《顿医抄》,此书引起了日本医疗史研究的极大关注。性全是关东人,后来到京都去学习日本传统医学及中医知识,而后著《顿医抄》并来到镰仓活动。

极乐寺绘图

参考文献:

在鼎鼎大名的旅游胜地镰仓江之电铁路中段,有一座名叫极乐寺的寺院。这座寺院曾是镰仓首屈一指的大寺院之一。我们从江户时代的地图《极乐寺绘图》当中可以看到这座寺院鼎盛时的样貌。根据《极乐寺绘图》,在极乐寺川畔的山谷之中,不规则地散布着极乐寺的诸堂。其中地图的左侧也就是极乐寺的西侧分布着药师堂、疗病院、癞病宿、药汤室等建筑。这是一片收容麻风病患者的医疗设施。而在极乐寺的东部,另外分布着施药悲田院、病宿等麻风病以外的病患及贫民的医疗场所。可以看到,极乐寺是一座兼具医疗功能的寺院。

在当时的日本社会之中,朝廷与幕府在医疗防疫方面所能发挥的作用相当有限。面对贫困且医疗水平低下的中世社会,官方机构既无能力,也无财力负担全部病患的救济工作。不仅如此,麻风病患者及残疾人还受到社会的歧视,患病被试作因果报应的结果。就在睿尊来镰仓的弘长元年(1261)二月,幕府曾发布法令禁止遗弃“病者、孤子(孤儿)等、尸体于路边”,要求将其移送到“无常堂”统一收容。藤原良章指出,这些位于城市边缘的“无常堂”并不是什么隔离医疗设施,而是收容无家可归的病患,助其念佛求往生,等待死亡的场所。此时京都和镰仓有悲田院这样的救济设施,但能发挥的作用是有限的。因而事实上日本很早就出现了以宗教人士及宗教团体为主体的社会救济组织,譬如京都的六波罗寺、药王寺、革堂、清水寺都是著名的救济场所。这些早期的“NGO”在社会救济和医疗防疫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镰仓极乐寺

勝浦令子:《古代・中世の社会事業と仏教》,《宗教社会史》,东京:山川出版社,2012年。

弘安十年(1287),忍性又在极乐寺之外的桑谷建立了全新的医疗设施,名叫桑谷疗病所。根据《元亨释书》的记载,桑谷疗病所虽为忍性出面建立,完全由极乐寺教团运营,但是幕后的策划者是“蒙古袭来”之时的幕府执权、幕府军的统帅北条时宗(1287年时已故)。北条时宗还将四国岛土佐的庄园大忍庄交给忍性,充作桑谷疗病所的运营资金。可以说,桑谷疗病所是由幕府官方出资,交由民间组织管理的“半官方”医疗机构。幕府看重了忍性与极乐寺教团出众的医疗经验和运营能力,采用官方与民间合作的方式开展社会救济事业,这在镰仓时代是非常普遍的模式。

弘安五年(1282)开始,日本各地爆发了疫情。由于史料的限制,此次的疫情究竟是何种传染病,我们不得而知。当年开始,朝廷采取了祈祷祛疫的措施,并在第二年正月因“瘴烟频起”发布宣旨,命令五畿七道(日本全境)各神社寺院读《仁王经》。六月又依“天下病事”向各大神社派遣奉币使祈祷。据《门叶记》记载,1282年五月时朝廷还曾因“近日民间病患事”向医师、僧侣和阴阳师询问退疫对策,其中僧侣们建议修密法药师法、圣观音法、仁王经法等,阴阳师建议实行三万六千神天地灾变御祭。最终,朝廷依据佛经的记载,决定修炽盛光供七日。此时距离1281年的第二次“蒙古袭来”仅仅过去了一年,日本举国上下仍沉浸在战争所带来的恐怖和“神风”所引起的宗教狂热之中。1283年六月,关东的镰仓也出现了疫情。据《性公大德谱》的记录,当时“疫痢满国人民卒,和上悲悯集门前,每日僧徒加疗养”。这位每日在寺院门前为患者提供疗养的“和上”性公大德,就是镰仓时代因“悬壶济世”而闻名的真言律僧忍性。

性全的这部医书广泛征引了汉、魏、唐、宋以来的数十部医书,尤其还受到了当时最新的南宋医学的影响,代表了当时日本最先进的医疗水平。《顿医抄》当中还有一幅亚洲现存最早的人体解剖图。性全曾经参与睿尊、忍性的医疗事业,此后一度还俗,并著《万安方》,而后又再度出家,并进入极乐寺,作为极乐寺教团的一员,继续从事医疗救治的活动。

据《元亨释书》的记述,桑谷疗病所开张二十年,获得治疗并痊愈的患者共46800人,死者10450人。大约五分之四的患者痊愈出院。另据《忍性追善文》,忍性三十四年的医疗救济活动成功让70999人治愈回家,17168死亡,平均每月治疗患者220人。并且,忍性还曾多次亲自向患者问诊。在极端落后贫穷的医疗条件之下,极乐寺教团与忍性无疑是成功的。不仅如此,忍性还曾架桥189座、修路71处、挖井33个、建立浴场、医院、非人救济设施五处。忍性毫无疑问是镰仓时代慈善和社会事业的明星。